【风流官路】(第八节 按摩到床上的姐弟 )



第八节 按摩到床上的姐弟 按了一会儿香肩,李国忠转移阵地,拉起苏晓宁的手臂,开始细细的揉捏着。 把那只柔嫩的小手从里到外按了一遍,李国忠才放下手,转而开始按腰。 当大手按在细腰上的时候,李国忠明显感到少妇丰满的身子轻微的抖了一下,但却装做不知道的样子继续的揉捏着。 俗话说的好:【女人的腰,男人的头。】这两个地方是有讲究的,男人的头被别人拍了,那不用说,肯定会暴跳如雷;而女人的腰如果肯让异性接触的话,那恭喜你,这妞你上定了。 苏晓宁的腰肢同别的女人一样的敏感,当被李国忠的大手按上去的时候,心尖儿一跳,埋在沙发上的俏脸便红了起来。随着李国忠的揉捏,最后连耳朵都开始泛红,只觉得的压在沙发上的双乳隐隐的开始发胀,下身也有些儿痒痒的。苏晓宁有些娇羞的想着:我最近怎么这么容易那啥了呢? 李国忠可不管苏晓宁心里的那份纠结,自顾自的按着,双手有意识的慢慢的往下挪着,不知不觉间,少妇丰满的翘臀已经有一半落入了李国忠的魔掌。趴在那儿的苏晓宁并不是没感觉到,而是这感受太舒爽,有些儿舍不得。 苏晓宁的翘臀本来就很挺,现在趴着就更加明显了。李国忠看着眼前挺翘的肥美屁股在自己手里微微颤抖着,心也随着不断的颤抖着,真想扑上去啃上一口。 过了好一会儿,勉强把心平复下来的李国忠放弃了快要到手的翘臀,起身坐到苏晓宁的脚边,拿起一支白嫩的玉足直接放到自己的大腿上,差三厘米就会碰到那根大肉棒。李国忠一边揉捏一边说:“平常穿高跟鞋,比较伤脚,要经常按摩推拿,加速血液循环。” 苏晓宁一边感受着李国忠温柔的揉捏,一边娇嗔道:“就你知道的多,平常那么忙,而且认识的人也不多,谁有空帮我按脚啊!” 从这句似嗔似怨的话里,李国忠听出了不少有利的信息,手里更加细心的拿捏起来,嘴里说道:“那以后我来帮姐姐按吧!就是不知道姐姐愿不愿意。” “现在说得好听,等明天你就忘记了,男人,姐姐见的多了。”苏晓宁心里虽然有些甜蜜,但嘴上还是硬着呢! “路遥知马力,现在说明不了什么,以后你看着就是了。”李国忠笑了笑,接着说:“我要开始按大腿了,可能有点痒,你要忍着点啊!” 苏晓宁顿时有些肉紧的“嗯!”了一声,算是默认了李国忠的大胆举动。 李国忠得到默认,便不再迟疑,起身爬上沙发,半坐到苏晓宁的小腿上,浴巾从中间分开,暴涨的大肉棒就这么光明正大的隔在少妇的双腿膝盖之间,稍微晃动一下,都有可能碰到。而趴在那里的苏晓宁却一无所知,仍然眯着眼睛享受着李国忠的高水平按摩。 本来应该到膝盖的睡衣下摆,随着李国忠有意无意的推拿,一点点的向上翻着,不一会儿便露出了两条洁白的大腿,稍微低头甚至可以看见里面小小的白色蕾丝内裤。 苏晓宁的鼻息也随着李国忠在大腿上的搓揉而沉重了起来,两条大腿紧紧的夹着,翘臀不由自主的轻微往上挺着,娇嫩的双手一松一紧的抓着沙发的边沿。 过了一会儿,李国忠往上挪了挪,双手揉捏的范围不再局限于大腿,不时的开始把玩挺翘的美臀。由于是挪动的关系,李国忠屁股底下的浴巾难免有些脱落开来,所以火热的屁股便直接坐到了少妇白嫩冰凉的大腿上,胯下的大肉棒更是不时的轻轻触碰着少妇那冰凉的大腿,这舒爽的感受让李国忠不得不一再的深呼吸,压住直接提枪上马的欲望。 苏晓宁随着李国忠在大腿和臀部这些敏感带的按摩,已经完全的迷糊了,只觉得胸前的双乳胀的难受,很想用手大力的去揉捏一番,下身的私密处也传来一阵阵的麻痒,恨不得随便抓根什么东西来止住那渐渐无法忍受的麻痒,却不知在自己大腿处轻轻磨蹭的火热就是心里深处在期盼的物事。 这时候,李国忠已经把少妇睡衣的下摆给推到了细腰处,把那裹着小小内裤的肥美臀肉完全的曝露出来。 李国忠一下一下的把臀肉往上推,在不时露出的细缝里,可以清楚看见里面被淫水湿润的一小块内裤。吞咽了一口口水,为了进一步刺激少妇,李国忠一只手插进两条大腿内侧,轻轻的揉捏起来,大拇指不时的故意触碰那湿润处,每一次轻轻的触碰都会引起少妇娇躯的轻微颤抖,美妙臀部不知不觉间已经翘的老高,还不时的轻轻晃动着,似乎在追寻李国忠的大拇指那似有若无的触碰。 李国忠觉得火候已经差不多,扯落自己腰间碍事的浴巾,毫不犹豫的把手伸进少妇的内裤中,盖在湿热的鼓起处,中指平压进肉缝,轻轻的磨蹭起来。 “啊!”苏晓宁埋在沙发上的羞红俏脸情不自禁的仰起,嘴里娇吟出声,双眼有些迷茫看着前方。翘臀随着李国忠手指的磨蹭,上下的颤动着,小穴里的淫水不受控制的泛滥开来。 “啊!不要,国忠,快放手,啊!那里不行,嗯!”苏晓宁娇羞的声音在这个时候是那么的不坚决,不像在阻止,倒像是在鼓励一般。 本着打铁趁热的李国忠,随手把少妇的小内裤拉到膝盖处,双手扶住细腰往上一托,苏晓宁整个人儿便呈跪伏状,硕大的美臀高高的向上翘着,娇嫩的红润小穴毫无遮掩的呈现在李国忠面前,比陈贞慧更加肥大的两片阴唇随着苏晓宁的娇喘一张一合的。 李国忠再也忍受不住眼前的诱惑,伸手按住美臀,伸嘴盖到小穴上,舌头灵活的在两片阴唇间吸吮起来。 苏晓宁那曾受过这样的刺激,就算她的老公也不会用嘴去碰那里。少妇顿时被偷情的刺激加上这从未感受过的快感所淹没,心底的那丝理智被完全抛开,嘴里断断续续的娇吟开来。 “啊!不行,那里不行,啊!舒服,国忠,不要。。。。那里,啊!” 李国忠紧紧的抱着苏晓宁的大腿,头埋在双腿之间,尽情的吸吮着,不时的舔弄一下敏感的小红豆,口水和淫水的混合液体沿着大腿不断的向下流淌,很快便淋湿了一小块沙发。 苏晓宁白嫩的小手用力抓着沙发的边沿,仰着精致俏脸,小嘴里呻吟着:“啊!那里不能吸啊!啊!我受不了了,嗯!好痒,啊!国忠。。。。” 李国忠把娇嫩的小穴从里到外细细的品尝了好几遍,才收回大舌头。用手扶着暴胀的的大肉棒,放在阴唇上慢慢的磨蹭着。 在李国忠停止吸吮的时候,苏晓宁就感受到小穴里那强烈的空虚,心里很想让李国忠继续,但心底仅剩的那丝矜持却让他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 正难受时,下身私密处突然被一根火热粗硬的物事磨蹭着,作为过来人的苏晓宁当然清楚那是什么,不由低头偷偷的往下身看去,透过胸前垂吊着的双乳和被掀到腰上的睡衣,苏晓宁清楚的看到一个粗大到显得有些狰狞的龟头在自己双腿间时隐时现。心里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跳的速度越发的快了,只觉的小穴越来越麻痒起来。 从来没见过除自己老公外男人肉棒的少妇,以前认为世界上的男人那玩意儿就算不一样,也应该差不多才对,可这个大龟头明显打破了她以前的认知。 小穴麻痒难受的苏晓宁,感觉到身后的那根火热肉棒没有丝毫插入的意思,不免有些心急的摇晃了下翘臀,羞恼的暗示李国忠快些儿。 心里暗暗得意的李国忠不再犹豫,一手扶住少妇的美臀,一手扶着沾满淫水显得黑亮的大肉棒,往小穴里慢慢挺去。 当龟头插进阴道嫩肉中时,两人齐齐发出一声舒爽的叹息“啊!”。 李国忠知道自己的本钱,所以第一次总是小心翼翼的,深怕弄疼了这些心爱娇柔的女人。 终于,大肉棒已经完全顶到底部,苏晓宁的小穴虽然没有陈贞慧来的那么紧凑狭小,但胜在底部花心的吸力大。李国忠只觉的蠕动的一团软肉一刻不停的吸吮着自己的龟头,不注意些,可能就要丢脸的早泄了。 苏晓宁只觉的整根大肉棒慢慢一插到底,就像一根火热的大号香肠一般,把自己的小穴塞的满满地。深处从来没有被肉棒触碰过的花心,被火热龟头顶住的那个瞬间,苏晓宁顿时被刺激的打了个寒颤,阴道里的淫水越加的丰沛起来。 李国忠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射精的欲望,挺动腰臀,开始三浅一深的抽插,双手往前伸进睡衣里,握住一对柔软的豪乳,微微用力的揉捏起来。 苏晓宁随着李国忠的抽插,小穴里的麻痒在大肉棒的摩擦下得到了一定的缓解,但花心嫩肉时不时的被顶磨的快感却一波波的传来,嘴里娇吟道:“啊!顶到那里了,国忠,又顶到了,哦!好舒服,顶的好舒服。啊!” 娇媚的呻吟声和录像带里传来星爷的夸张笑声,以及两人交合处撞击的声音,形成了美妙的音符,在客厅里飘荡。 抽插了一阵,李国忠感觉到大鸡巴周围的嫩肉开始颤动,知道身下的美人儿高潮快要来临,便放弃三浅一深的动作,用力挺动粗腰,每次大肉棒都深深刺入花心。交合处顿时传出密集的【啪啪】声。 本来就感觉到快感如潮的苏晓宁,猛的被李国忠一阵狂抽猛顶,顿时再也忍不住娇声大叫出来:“啊!我要死了,国忠,用力啊!顶到那儿了,我快要死了,国忠,啊!” 突然一阵强烈的尿意袭来,把正在享受高潮前快感的苏晓宁惊醒过来,慌乱的伸手到后面想推开李国忠,嘴里慌道:“啊!停一下,国忠,停下来,嗯!我要尿尿了啊!” 李国忠听到少妇慌乱的叫声,哪里肯停下来,双手反而紧紧抓住少妇的细腰,更加用力的抽送起来,打算给这个高贵少妇毕生难忘的经验。 感受到小穴里的大肉棒没有丝毫停顿下来的意思,苏晓宁依旧无力的想伸手把后面的男人推开,可不等她推几下,小穴里一阵强烈到让人窒息的快感突然毫无预兆的奔涌而来,全身忍不住剧烈颤抖起来的苏晓宁再也憋不住尿意,随着高潮喷射而出,一张露出轻松神色的俏脸高高的仰起,撑着上半身的双手再也无力支撑,顿时瘫软在沙发上,浑身剧烈的颤抖着。 看着交合处喷出的一股股淡黄色液体,一脸快意的李国忠再也忍不住,用力的挺动几下,一股浓厚滚热的精液随着大肉棒的跳动激射到少妇体内,整个身子顿时软伏在苏晓宁丰满的裸体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过了好一阵子,恢复过来的李国忠温柔地环抱着少妇,伸头亲吻苏晓宁满是汗水的脖子,一只手还不老实的揉捏着胸前的嫩乳。 缓过气来的苏晓宁,一张受到滋润而显得红润的俏脸上似嗔似喜,伸手拍了下胸前的大手,恼羞道:“都怪你这个坏蛋,害的人家出丑。” “这怎么能说是出丑了,男欢女爱是人之常情嘛!”李国忠知道苏晓宁是对潮吹的事儿害羞,便左右而言它,不提这档事。心里却暗暗感叹:我的运气可真好啊!两个少妇都是人间极品,一个敏感,一个居然会潮吹。 苏晓宁见李国忠没提起那事,不由的松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忙拉开胸前的大手坐起来道:“还要去买菜,赶紧起来收拾一下。”低头看到地板上一滩从沙发上留下来的液体,又是一蕃羞涩,忙起身打了一下已经坐起来的李国忠,妩媚的白了他一眼,整了下压皱了的睡衣,匆匆的往房间里走去,连挂在大腿处的蕾丝小内裤都来不及收拾。 李国忠憨憨的挠了下后脑勺,得意的笑了笑,起身去拿拖把来收拾战场,免得待会儿苏晓宁出来尴尬!
hd色小姐成人电影色小姐动漫四色房播播激情电影五月情色